欢迎访问bbin宝盈宝网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閒话烟雨达芬奇及其未完之作白头翁

  圣洛伦佐教堂并不起眼,进堂如入博物馆,大开眼界,视觉之内皆文艺复兴之大作,从天穹藻井,直到脚下画廊,无一处不雕饰,无一处不挂“宝”。《昼》《夜》《晨》《暮》是米开朗基罗的四部曲,只有在佛罗伦斯才能看到;《椅子上的圣母》是拉斐尔画的圣母油画中的扛鼎之作,非到佛罗伦斯的帕拉提画廊不可,这个不大的画廊就在皮蒂宫中,却收藏了约五百幅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悄然走进乌菲兹美术馆,那裏有达芬奇著名的《三博士来朝》。佛罗伦斯对达芬奇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落叶归根,佛罗伦斯认为达芬奇应该回到生养他的地方。但达芬奇最终客死法国,遵照他本人的遗愿,葬在昂布瓦斯,这几乎成了佛罗伦斯的一块心病。佛罗伦斯的圣十字教堂中仍然有一块永远属於他的墓碑。

  达芬奇在佛罗伦斯最受欢喜的作品要数《三博士来朝》,至今在乌菲兹美术馆展出的是其未完成之作。而达芬奇认为一件作品需要完成时一定要美轮美奂,但半残半成的也可能成为了不起的艺术品。他似乎再也没有为家乡作过画,準确地说没有作过一幅完成了的作品。也许达芬奇是对的,岁月似乎也证实了他的观点,他的许多未完成之作都已成为旷世之作。

  每天到佛罗伦斯乌菲兹美术馆临摹的学画者络绎不绝,需要拍照的常常要排队。达芬奇的作品一旦进入拍卖市场,价格暴涨,甚至连他的素描草图也跟着窜红。他离开佛罗伦斯到同饮一江水的米兰,在米兰的圣玛利亚感恩教堂的修道院北墙上,搭起脚手架,整整用了四年,去画那幅世界著名的《最后的晚餐》,拉下幕布以后,全世界震惊。那当为文艺复兴盛期的发轫之作。达芬奇变了,不是他创造了《最后的晚餐》,就是《最后的晚餐》改变了他。有时候他会变成一个怪人不吃不喝,一动不动站在脚手架上;有时又会又傻又愣做许多常人难以理解的动作,一连数日远离脚手架;有时候他会非常认真地对着夜空数星星,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有时候在餐馆、咖啡馆一坐一整天;谁能知道达芬奇做的什麼功课?布的什麼悬念?直到四百多年后,《最后的晚餐》中的一道道谜题才陆续解开,比如为什麼是最后的晚餐?为什麼在耶稣身后户外的景致却是白昼?为什麼画中自左而右第四位人物犹大身后一隻抓着一把餐刀的手显得那麼诡异?那到底是谁的手?《最后的晚餐》其晚餐到底是什麼?可惜,在佛罗伦斯再无达芬奇的名画。

  佛罗伦斯有许多“文化地摊”,最热售的可能是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大卫无所不有,大卫无处不在,有人问:“有黄金打造的大卫吗?”摊主朗声回答:“有!要先定尺寸,先付定金。”

  达芬奇,并没有离开佛罗伦斯。他飘扬着满脸大鬍子的画像摊摊都有,高高悬挂。在一条小巷的街口,有位少女在地上默默地画着蒙娜丽莎,画得那麼认真,只有当人轻轻地放下让她买颜料的钱时,她才抬起头来深情地致谢,那竟是一张蒙娜丽莎式的脸。 (“感悟佛罗伦斯”之六,标题为编者加,全文完)

bbin宝盈宝网

返回顶部